26,必须成年

喝了酒,在回成都的高铁上

外面漆黑,能看到的只有车窗上冷峻的侧脸

身边最熟悉的人,十年磨一剑,拖垮了身体才终于踏上了挣另一个量级钱的路

同为90后的老哥,在家庭资源的基础上,凭借个人素质和不懈努力,已经开始开玩笑替女儿发愁了,愁之后有这么多需要继承的资源她该怎么办

受个人心智和成长路径的塑造,我一直很急,走了不少弯路,也付出了很多慢慢来本该有的机会成本

最近两个自己打磨了几个月的项目开始有结果和产出了,但是自己深知,那挣的真的是辛苦钱小钱,想要有层级和量级的提升,需要的时间太漫长了,而且有很多可预见的需要资本才能越过的坎

虽然我也坚信,自己的终局绝不止于此,也知道基于自己有限的资源和性格禀赋,这些慢慢打基础的过程是无法逾越的,哪怕再明白平行世界的快车道是怎么长的,也得坚持把自己的这段慢车道跑完

但是细想真的可怕,一个没有原始积累的人,月入三万可能已经算是优于大部分同路人了,可是不吃不喝,要完成第一个一千万的积累够上资产配置的门槛,也要花将近三十年,而且这是纯理想的状态

更别提这中间,要被吞掉多少年轻时的儿女情长,天真烂漫,和所谓的情趣

当然,真正的上升路径的曲率肯定是在某个临界点突然飙升的

26到27的路都快过半了,今年必须完成0到1的收尾和1到2的路

时间是最大的机会成本,为寻找1到10的曲率打好基础

给26岁该有的交代

出站,没有伞,走进今年第一场磅礴的夏雨里

发自内心的清醒意识到,这一切,能依靠的只有自己

Related Posts